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在现场 | 我在武汉清理医疗垃圾:不置身事外,所有人才能得救
  
  来源: www.ndemok.com 点击:1198

原标题:在现场|我清理武汉的医疗废物:只有置身事外,才能拯救每个人

Oral Ma Hongquan

访谈并撰写谢如英

Picture陈

Ma Hongquan今年27岁,已经在武汉生活了3年多。他的工作是金融推销员。2月9日,武汉一家医院招募志愿者为病房消毒并清理医疗垃圾。这可能是非医务人员在这种流行病中能做的最危险的工作。

经过一整夜的思考,马宏全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三天后正式上任。他说,只要身体条件允许,他将实现流行病的结束。

以下是马宏全的自述:

(1)

2月9日,我在微信群上看到消息,武汉某医院将紧急救治800名新加冕患者,急需志愿者负责病房内医疗废物的消毒和收集。新的冠状病毒主要通过液滴、接触和有限的气溶胶传播。它与病毒零距离接触污染区域。如果不小心,它很有可能被感染。

我挣扎了一会儿,想了很久。我在洗澡和躺在床上思考。最后的结论是,没关系,我还年轻,万一感染,后果是可以接受的。我不想站在岸边。我一直想做这样的事。

但是你认为年轻人害怕失去亲人吗?我也不害怕。担心的是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父母和爱人。如果你不害怕,你怎么能说年轻人有激情、生活态度或其他什么?

注册,11号训练,12号正式开始工作。我负责清理医院一楼的18个病房,一个有三张床和54个病人的病房。

每天早上8点,消毒后,进入更衣室换上干净的病号服。进入洁净区后,有12个步骤,包括全身保护和消毒,两层头套,两层手套和鞋套,以及一个防护屏。酒精必须在每一步之间持续消毒。然后依次进入三个缓冲室,然后去半污染区,那里是医务人员离开时脱下防护服的地方。在这里收集医疗废物,并进入污染区,即病房。当

进入污染区域时,首先要做的是准备84个消毒水,浸泡20个左右的拖把头和50多个消毒的小方巾20-30分钟。为了防止交叉感染,每个病房有一个拖把头,每个病床有一个小消毒毛巾,不能混合。然后一个又一个病房收集垃圾,厕所和房间被密封和消毒。每天早上和下午打扫干净,每天下午5点下班。

最近,医院的发热门诊缺少清洁工,所以我报名了。每天晚上12点至2点之间,偶尔会出现医疗废物转运人员短缺的情况,我也会帮助增加另一个班次。

这些医疗和生活垃圾极具传染性。如药盒、输液针、包装食物的泡沫和厕所垃圾,如果输液装置刺穿皮肤,则是100%感染。

新皇冠的典型症状包括呕吐和腹泻。一些病人没有时间去厕所,到处呕吐,或者排泄。清理也很危险。首先你需要消毒它。用消毒布盖住它。一个盖不了两个,两个盖不了三个。然后向上喷洒消毒剂。消毒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十分钟后,它就要消失了。然后将它清洗干净,放入医疗垃圾袋,密封,放入回收场所。回到消毒的地方,密封和包装清洁用具,并把它们放在回收的地方。这个过程一直都很危险。

清洁和消毒要求高。我的工作量太大了,不能停下来,我也不敢停下来。因为剧烈运动,里面的衣服,包括内衣和内裤,都是汗。如果你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或者停顿一会儿,你的整个身体会感到寒冷,无法忍受。你只能继续工作。此外,你工作的时间越长,防护服的防护力就越低。有时,如果动作范围过大,防护服可能会破损,面罩可能会脱落。所以你只能强迫自己尽快完成它。

如果一些垃圾必须用手清理或接触,你必须在原有的保护装置上再戴一层手套

病房里的病人非常合作,不停地对我说谢谢和麻烦。如果他们弄脏了病房或厕所,他们会感到很尴尬。有时病房里的老人不方便走动。他们帮助打扫床铺,打包饭盒,还活跃讨论电视情节和家庭关系的气氛。

他们以前可能病得很重,无法打针。他们排队等了10个小时才得到注射。第二天,他们又排了10个小时的队去打针。现在他们在医院里已经逐渐稳定了。虽然我不知道这种疾病的具体情况,但我能感觉到一切都在好转。

病人经常讨论他们的疾病,互相鼓励。一位阿姨提到她不能去看医生,有点激动。在她发高烧之前,她找到了社区。社区说没有办法。医院没有床位。从那以后,社区每天都打电话问她过得怎么样。她会说我今天的体温是多少。工作人员说,这并不坏,这是正常的,因为它没有继续燃烧。她说是的,我吃了退烧药,但是我的症状不是很好,持续了很多天。她一直想做个测试。耽搁了很长时间后,医院说你是认真的。她说是的,我很认真,我一直告诉你,你一直说没有办法。

当她说话时,我不会回应太多,只是做一个倾听者,尽量不要触动病人的情绪。

5号病房的14号和15号病床几天前已经出院。每次我去的时候,他都会喊道:“哦,年轻人,我希望星星会把你带到这里。帮助我们建立一个车站。我想看看这个城市是否没有干扰。”当他们出院时,我很开心,觉得我的工作很有意义。

在这个时期,自信比什么都重要。病人们很高兴知道有人已经出院了。那天我在拖地板,一个病人跟着电视唱歌。几天前武汉下雪了。他们打电话回家,说下雪了。

在病房呆了很长时间后,一些老人无法安静地坐着。他们经常沿着走廊散步,晒晒太阳,然后拿出衣服。每次他出来,医务人员都会帮他回来,并敦促他在走廊里多带些细菌。他不太听,大声喊着回家。我的家人住在哪里?他想给孩子们打电话,想想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现在很难沟通,所以我们需要引导他。今天,我去了他的病房,发现我也没有吃早餐。桌上的盒饭是昨晚的。他一直说几天前他可以上上下下,这些天睡得很香。我觉得好像有人慢慢地对待他,让他变成这样。我很快告诉他,一些治疗或药物可能会导致更多的睡眠,你不用担心,先吃了这顿饭。他稍微放松了一点,但仍在胡言乱语。当我整理的时候,我把床摇起来问他,“这个高度可以吗?”其实,你不必和他跷跷板,感受内心,也不会太抵触。

有一天,一位老妇人明显很沮丧,并保持沉默。我不敢多问。护士进来照顾班长。她不太同意。她又进来问,“等一下,让我休息一下。”“我告诉护士,奶奶很悲观。护士说她的妻子昨天去世了。

医务人员实际上比我们工作更努力。我们消耗体力,他们身心俱疲。长期穿着防护服,他们的鼻腔都散发着84消毒液的味道。脱下防护服仍可能使他们头晕目眩,根本无法进食。

在做志愿者之前,我在武汉的一个隔离点做安全志愿者。当时,隔离点刚刚建立,各种设施已经匆忙翻新。病人已经搬进来了。我们几乎什么都做,杀戮、清洁、安全都有责任。

人员招聘也很匆忙。我们每天分两班工作12小时,有时一个人,有时两三个人一起工作,负责45名疑似病人。怀疑,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不能被诊断仅仅是因为他们不能被发现。当时,隔离点没有治疗。一些志愿者在工作了一两天后离开了,他们觉得他们不能接受或者他们的身体不能忍受。

后期病人越来越多,事情会越来越多。当我早上起床时,我会把早餐送到每个房间。吃完后,我会放出去

这是我第一次与病人密切接触。说我不害怕是错误的。每次我走进病人的房间,我都会深吸一口气,然后再进去。我感到窒息。房间总是关着的。我们尽力劝说病人打开窗户。如果没有通风,细菌含量也会增加。那时,无论是进房间还是进厕所,都有一种窒息感。穿着防护服,汗水不停地往下流,各种各样的闷热,但事情还是要做。

曾经有一个老人很匆忙。他年纪大了,没有精力了。他还带着一个氧气袋。我帮他去了洗手间。当他到达那里时,他不能移动。他不断摔倒。我不能独自抱着他。我迅速呼救。两个人也抓不住他。当他看到他做不到的时候,他迅速拉了一把椅子过来,但是仍然不能把他举起来。两个人根本不能把他举起来。医生过来后,让他躺下,把头靠在背上,然后打120。

他的妻子和女儿也在隔离点,他的儿子症状轻微,被隔离在家里。他的女儿陪伴他到120岁。那天晚上,他的女儿回来了,并再次入住。我问她老人怎么样了。她说老人那天死在120路公交车上。

她平静地说话,我们理解她的心情。老人的症状在这里突然恶化了。我觉得有点内疚。我不知道。这很复杂。最后,她要求我不要先告诉她妈妈这个坏消息。

我来自湖北襄阳。我的家人在2015年病重。我从深圳搬到了武汉。三年多来,我通过健身销售实现了财务销售,我仍然在电视大学。我非常喜欢武汉。不管你挣多少钱,这里的生活水平都很好。这里还有我的女朋友,有她在那里很舒服。

武汉在1月23日关闭前一直很活跃,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时,许多人回家过年。我没有回家做兼职地铁安全检查员。尽管第23届政府发布了一项指令,要求乘坐地铁时必须戴口罩,但许多人仍然没有戴口罩。

更多的消息传来后,我意识到疫情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武汉的市民都慌了,我也是。楼下的超市挤满了人。方便面和面条都不见了。在采取措施之前,没有补给,也没有导游。那两天真的很乱。我家在香港路。楼下有一家医院。发热诊所就在街道的旁边。从窗户往下看,人们已经在街上排好了队。

这种流行病,无论你是富人还是中产阶级,无论你是公众人物还是政府官员,都是平等的,因为没有人能够幸免。武汉的城市关闭阻止了传播吗?不,它只是阻止了向整个国家和世界的传播。它在病人家里传播。

疫情源于武汉。各种机制尚未到位。我们武汉人做了错事。武汉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们自己承担后果。这是极其悲惨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这真的是发生在武汉的事情。

有时当我想到这些事情时,我不想看新闻。要么我去和我的亲戚视频聊天,要么我玩手机、游戏,甚至发呆。发送后,你发现现在是4点,发送后,是6点。有用吗?你能麻痹自己吗?这个循环每天重复无数次。

我该怎么办?只有每个人都可以拯救自己,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所有人都可以被拯救。武汉的每个人都在努力工作。有太多的人不知道他们的努力。我做的事微不足道。

志愿服务后,我害怕交叉感染,所以我去了医院安排的宿舍。家里的猫只能在家里找人帮忙喂它。几天前,武汉关闭了居民区,所以我不得不把它送到社区。一个女孩看到了,第二天去我家帮忙。她添加食物和水,并帮助打扫房子。现在出去需要勇气。我非常感谢她,给了她一个红包,她没收了。她说她来自武汉,并感谢我的工作。

我没有告诉家人具体的工作,他们只知道我是志愿者。我会给他们看一些医院条件。虽然它不在我附近,你可以告诉他们。他能感受到同样的感觉,知道它,理解它。

第18医院为所有志愿者安排了CT和核酸检测。第二天,结果都是否定的。i

令人难以置信的流动性来自他们的“绝对原则”。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

友情链接:
赤洲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demok.com 技术支持:赤洲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