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专访硅谷最强女记者:大佬为啥怕我又信任我?
  
  来源: www.ndemok.com 点击:1083

专访硅谷“女魔头”:最强科技记者如何炼成?

她是莫言博士最心照不宣的合作伙伴,为乔布斯和盖茨之间的“世纪对话”做出了贡献。她过去在采访中非常咄咄逼人,迫使扎克伯格出冷汗,但她认为“我对他公平”。

作为硅谷科技界的一名强势女性,她曾经跨国采访过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克林顿。

当被问及下一个想和谁共进午餐时,她说她想和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沟通,“关键是挑战是否足够”。

她是谁?她是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Re/code的联合创始人,硅谷科技界最敏锐的女性记者。技术老板既害怕她,又信任她,因为她总是维护公平。

当然,也因为她真的“年长”,她出生于1953年,在她过去的媒体经历中,她见证了乔布斯引领苹果扭转潮流,比尔?盖茨如何一步步成为世界首富,谷歌(微博)的两位创始人如何从车库发展到今天的帝国,贝佐斯如何白手起家成为科技巨头。

在外交学院学习时,卡拉总是认为她会成为中情局特工。然而,我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同性恋身份难以被中央情报局接受,还是因为“错误”的经历才让她远离中央情报局,最终进入新闻界。

当时,年轻的卡拉写了一篇关于萨尔瓦多杀手在乔治敦大学演讲的报道。《华盛顿邮报》以前也做过类似的报告,但是她发现这篇文章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错误。

卡拉忍不住,立刻打电话给编辑拉里,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然后,情况正好相反,拉里雇用她为自由职业者。

这就是以这种方式开始的女孩。后来她搬到了《华尔街日报》,和她的好搭档沃尔特莫斯伯格博士一起创立了现在的代码会议。2012年,卡拉被美国杂志《时代》选为十大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女性之一。

那么她是如何发展自己的影响力的呢?她认为一个好的技术记者应该遵循什么原则?她如何评价硅谷的精英统治?在今年的腾讯媒体峰会论坛上,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接受了腾讯科技的独家视频采访。让我们听听她精彩的回答。

腾讯科技:播客重新编码解码是你六个月前才开始的。此前的嘉宾包括红杉资本董事长迈克尔莫里茨、著名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和《赫芬顿邮报》创始人阿里安娜赫芬顿。你当时为什么想做这样一个节目?

Kara: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进行代码会议(以前称为AllThingsD)。总的来说,整个会议有16个对话。然而,一年有52周,我们希望我们也能在会议间隙向你们展示精彩的对话。

播客是一种让人们感觉更亲近并能创造真实对话的形式。尽管今天许多人喜欢使用140字的推特,但仍会有人喜欢高质量的对话。

例如,马克安德烈森的对话持续了一个小时,但许多人仍然全听了。也许马克自己的传奇本性和分享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观点。在这样一个真实的对话中,你可以真正看到一个人的个性。

腾讯科技:上个月,我和硅谷的当地企业家谈论过你。他们的反馈是“卡拉让硅谷的老板们害怕,但同时每个人都非常信任她,喜欢她。”为什么?

Kara: 《纽约时报》杂志此前发表了一篇关于我的深度文章,可能是同样的描述。我认为硅谷的许多记者对科技名人非常敬畏。像扎克伯格和乔布斯这样的人在全世界都有崇拜者。

但是我的方法可能不同于其他记者。不管老板是谁,我看到的都是他们所做的。我会以非常客观的方式来评判他们,永远不会取悦他们。面试前,我会做很多准备工作,花很长时间研究和与相关人员沟通。他们害怕是因为有时候我知道的比他们多。

另一方面,我真的是一个“老人”。我非常了解乔布斯和比尔盖茨。当我联系贝佐斯时,他刚刚开始亚马逊。我在谷歌的车库里遇见了两位创始人。也许我有其他大多数记者没有的背景。这也使我和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同于其他记者。

腾讯科技:你已经见证了许多初创企业从无到有再到巨人的过程。你如何看待硅谷在过去20年中的发展?

在某种程度上,金钱或财富似乎超越了信仰。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持续追求创新的行业,但与此同时HBO 《硅谷》确实反映了一些问题。当时,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我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剧中的许多情节都非常真实。他们甚至不需要故意开玩笑,但他们只是如实地描述了现场。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他们似乎以自我为中心,但创新并不局限于硅谷。例如,中国最终将成为创造者而不是模仿者。我这次用微信了。与脸书或推特相比,这个产品非常有趣。我想我回到美国后会继续使用它。

腾讯科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另一件事是,这部戏只有一个女主角,几乎所有其他女主角都是白人。

卡拉:事实上,这确实反映了硅谷的一面。

腾讯科技:今年有像鲍康如起诉前雇主KPCB和前谷歌员工埃丽卡贝克这样的案件。你如何看待硅谷正在讨论的多元化问题?

卡拉:我们已经报道了很多关于鲍艾伦的事情,但是这个问题非常严重。缺乏多样性将对整个行业产生致命的影响。如果一个行业由一个阶层和一个性别的人经营,将会有许多问题。

例如,推特包括女性、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因为互联网上有各种各样的人,用户不仅仅是白人。如果你想成为一家全球创新型公司,最好让你的员工反映全球用户群体。许多研究表明,多样性有助于创造力和创新想法。从道德上讲,多样化也是必要的。

但是硅谷提倡精英管理,推特的所有董事会成员都是白人。这里所谓的精英统治更像是一种“镜像统治”,只寻找与他们相似的人。

当然,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总统选举也应该对此进行辩论。抗议和讨论是件好事。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否会像同性恋一样突然扭转局面,但仍有待观察。然而,如果硅谷企业家的形象总是扎克伯格的,这种情况将很难改变。

腾讯科技:如果有更多的声音,它应该有助于改变现状。

Kara:是真的。我认为像扎克伯格这样的企业家需要首先强调多样性。从创新、道德和商业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认为多样性确实是重中之重,这也是美国今天要达到的一个关键点。

腾讯科技:你能谈谈Re/code的初衷吗?

Kara:从20世纪90年代起,我就开始用数字方式报道。大约在1999-2000年,我相信出版时代即将结束,我们将迎来数字出版时代。许多人现在意识到我当时是对的。

我想创建受版权保护的数字内容。沃尔特(指沃尔特莫斯伯格或“莫博士”)和我是很少知道未来的人。我们在面试中相遇,感觉像老朋友一样。

后来,有了全能会议。我们让《华尔街日报》人相信互联网非常重要。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数字出版的重要性。2014年初,我们创立了Re/code,并获得了美国国家广播公司环球和温莎媒体的资助。

腾讯科技:为什么你最终会考虑向沃克斯传媒出售Re/code?

Kara:在过去的一年里,内容领域发生了许多变化。商业内幕、Buzzfeed等科技媒体获得了大量融资。例如,如果你是一条小鱼,而其他鱼正在生长,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赚更多的钱。第二是赚更多的钱。我们刚刚和沃克斯媒体结婚,因为它对文章质量的立场和控制与我们非常相似。

腾讯科技:有声音说你越过了红线,放弃了一些原则?

卡拉:沃克斯传媒最终从我们的投资者NBC环球获得融资,NBC环球是我们以前的投资者,目前是沃克斯传媒最大的投资者。

所以从这个层面来看,我们最大的股东仍然是一家媒体公司。我在整个过程中都有这种意识。我知道沃克斯媒体公司很快就会有投资者投资媒体公司,而不是风险资本。我从未从风险投资中筹集过资金。

腾讯科技:让我们来谈谈科技报道的原则。贝佐斯投资了美国著名科技媒体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你认为以商业智能记者的身份报道亚马逊合适吗?如何处理这个学位?

卡拉:这真的难多了。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会从贝佐斯那里得到钱。然而,应该注意的是,许多出版商以前都是企业主所有的。例如,《华盛顿邮报》不是媒体所有者所有,后来被卖给贝佐斯。尽管他是一个好的企业主,但问题是下面的人如何报道亚马逊及其竞争对手。

就我们而言,当威廉姆斯事件发生在NBC Global(指NBC高级主播的谎言丑闻)时,我们仍然用非常严格的方式写它,因为整个事件太糟糕了,收购NBC Global的康卡斯特(Comcast)更难发表声明。重要的是你要披露此事,但要尽量减少影响。

腾讯科技:就我们而言,腾讯网是整个腾讯集团的一部分。最近,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也在科技媒体36氪星投资了一大笔钱,并与第一家财经公司合作。作为这些媒体人,如何控制这个程度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Kara:确实如此。你仍然是垂直整合的。报道这件事有点麻烦。平衡这一比例也很困难。在美国,尽管有这个消息,苹果并没有拥有迪斯尼,谷歌也没有购买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腾讯科技:我听说硅谷最近也有类似的情况。例如,如果你报道一家公司,如果它是积极的,你将被邀请参加许多会议。否则,每个人都不会邀请你。

卡拉:我们不应该关心这个或这个。在硅谷,不管他们是否邀请我,我仍然写着你不会离开,这只是一个新闻发布会。我认为真正的记者可以写好文章,即使他们没有被邀请。让我以雅虎为例。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从未被邀请参加任何新闻发布会,但是他们的许多重要消息都是我事先透露的。

因为一个好记者不需要那些东西。当然,如果我能和他们的公共关系部门谈谈,我也会非常高兴。我与谷歌、Snapchat和其他公共关系部门谈得很好,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错过了一个会议,那又怎样?

腾讯科技:你认为一名好记者需要什么样的素质?

Kara:充满好奇和怀疑,但并不愤世嫉俗。太愤世嫉俗了,你会忽略事物的本质。在我看来,公平是最重要的。有时候写关于政治、金融等的文章真的很难公平,我也是。如果有什么好东西,我会钦佩那些人,即使我不喜欢他们的行为。

最近《华尔街日报》非常好地报道了Theranos(硅谷独角兽)。我们没有报道,因为我没有医学背景的专业知识,我没有报道那些我不懂的领域。

然而,许多媒体报道该公司是因为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姆斯非常热门,但事实上许多人从未见过实际的产品,许多人对这个故事感兴趣,但很少有人真正做功课去发现产品是否真实。

腾讯科技:如果你能和一个你从未采访过的客人共进午餐,你想要谁,为什么?

卡拉:耶稣,菩萨,穆罕默德;如果它今天还活着,是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还是比尔?克林顿、希拉里和我?克林顿进行了精彩的对话。或者普京(俄罗斯总统)和其他人。关键是是否足够有挑战性。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友情链接:
赤洲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demok.com 技术支持:赤洲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