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人气推荐
故事:为了工作我把儿子交给老人带,警察上门我才知这个决定太错误
  
  来源: www.ndemok.com 点击:845

天天读故事应用作者:安全2020

1

啊!……一声尖叫划破了早晨的寂静!

一个女人抱着一个男孩冲出电梯,边跑边喊:“救护车!请帮我叫辆救护车,帮助我的儿子!”

社区的居民在匆忙工作或购买蔬菜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有人打了120。

五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停在居民区门口,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拿着一副单人画框,快速跑进居民区。

一位戴眼镜的高个子中年医生在检查后摇了摇头:“对不起,孩子已经走了……”

这个女人跪在地上,她沾满鲜血的双手抱住医生的大腿,喊道:“不!医生,我儿子还活着,请帮帮他……”

医生蹲下来拍拍那个女人的肩膀说,“不是我不救,而是没有办法救,他已经死了。”

这个女人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医务人员对她进行了急救,然后将她抬到救护车上。

救护车离开半小时后,殡仪馆把男孩带走了。

一辆警车鸣响警笛,停在救护车刚刚停下的地方。半小时后,两名警察护送一个大男孩上了警车。该社区的居民看到,被押送到警车的是死者的兄弟。那个大男孩拼命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我不是凶手,我不是凶手……”

为了工作,我把儿子交给老人带走,警察来到我家门前,我才意识到这个决定太错误了。“2”社区广场挤满了人。人群中的一位老妇人突然问道:“江勇在哪里?你为什么没看见他出来?”

一个大约60岁的男人说:“我昨天下午在电梯里遇见了他。他说他去深圳出差了,现在不在家。”

说话的人是王树,他住在江永家的隔壁。江勇是不幸事件发生的家庭的男主人。晕倒的那个女人是她的妻子刘。警察带走了他的大儿子江海,死去的是他的小儿子江涛。

当他的手机响时,江勇正在深圳的一家酒店房间刷牙。当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时,他直接挂断了电话。现在骗子太多了。

几秒钟后,同一个号码又打来了。他不耐烦地放下牙刷,打开了电源。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听筒里传来一个慌乱的声音:“喂,是江勇吗?我是老王。你的家庭发生了大事!回来看看!”

听了老王的话,江永几乎不稳定了。

江勇赶到医院时,他的妻子刘正在手术室做手术,他的岳母正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哭泣。

江永跑过去对他说:“妈妈,易怎么样?”

当我岳母看到他哭得更厉害时,她哭着说:“医生说是脑出血,现在还在抢救中。我进去已经三个小时了……”

江永刚想说话,但他的手机又响了。来电显示来自公安局。他不得不按下接听键。

“喂,是江勇吗?我是公安局海珠分局的刘警官。你的儿子江海涉嫌故意杀人。现在我在拘留中心。请马上过来。”

江勇冷冷地说:“刘警官,我现在不能在医院里走。我妻子在手术室抢救。我不想要儿子江海。你应该依法办事,做你应该做的事。”刘警官还没来得及说话,江勇就挂了他的手机。

我岳母停止了哭泣:“你怎么能这么说?小海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必须想办法救他。现在小涛走了。小海是你和易唯一的孩子。”

江永睁大眼睛咬牙切齿。“他死的时候是干净的!顺便说一句,多亏了你,他才成了现在的他!”

我岳母也没有表现出软弱:“我是通过努力工作把他养大的。没有信用也有艰苦的工作。小海变成这样不是我的错。如果你不是轻而易举地把他打死,我能那样保护他吗?”

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十几名医务人员推着一辆车走了出来。江勇看见车里的人从头到脚都盖着白布。

刘的母亲哭着扑向车里的男人。江勇呆在原地。一位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已经尽力了,所以你很抱歉。”

3

江永出生在农村。二十年前,他高考落榜后,来到广州和几个同学一起工作。由于缺乏学历,他的求职受到限制。幸运的是,他又高又帅,最终在一个高档住宅区找到了一份保安工作。

江勇工作认真负责,勤奋好学,肯干,加上他在保安队里有最高学历,一年后被提升为保安队长。升职那天,他邀请同事们去附近的小吃摊庆祝。他回来时已经是晚上10: 30了。

在附近的十字路口,他目睹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被一辆货车撞了。女孩当场摔倒了。货车撞了人后逃跑了。江勇冲过去抱起女孩,跑到最近的医院。这个女孩已经救了她的命。

这个女孩叫刘,住在江永工作的社区。刘福是一家建筑设计学院的副院长。为了感谢江勇救了他女儿的命,刘福让江勇做了自己的司机。

刘福参加许多社交聚会,经常在餐桌上喝酒。江永不胜酒力。当刘福遇到需要大量饮酒的食物时,他会带江勇去吃饭。江永的情商很高。这不仅能帮助他戒酒,还能帮助他解决一些尴尬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福越来越喜欢江永了。

五年后,刘福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江勇被任命为新公司的总经理。有了设计院的资源,公司运转顺利。

那时,也是大学毕业的刘。刘福安排她负责这家公司的财务工作。我不知道是因为江勇救了他的命,还是因为他又高又帅。刘爱上了江永。刘福和刘牧是一样的。两人很快就结婚了。

当刘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江勇告诉她辞职在家抚养孩子。

刘的母亲做饭和买东西。刘的妈妈每天都在改变这种模式,为她做了很多营养丰富的饭菜。此外,她锻炼少,孩子非常大,胎儿位置不正确。为了确保母亲和孩子的安全,她不得不选择剖腹产。

那天,江勇和刘福刘牧在手术室门口站岗。江勇兴奋地在手术室外面走来走去。当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时,江勇快步跑了过去。护士手里抱着一个又白又胖的婴儿。她把它递给江永,说:“恭喜你!恭喜!这是个男婴,重9磅8盎司!”小男孩是江海。

当江勇从护士手里接过江海时,他的手颤抖着,江海睁着一只眼睛看着江勇。江永的心盯着他。

4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江勇也有了更多的社交聚会。他一大早就出去了,经常在深夜回家。这通常是因为他的儿子出门时没有起床,回家时已经睡着了。只有在周末,他偶尔才有时间逗儿子开心。

蒋海洲十岁时,公司业务发展迅速,刘不得不回公司帮忙。由刘的母亲和保姆照顾。刘的母亲爱江如她所愿,她几乎给了他想要的一切。

江海养成了很多坏习惯。另外,他又强壮又结实。他只有2岁,已经可以和朋友一起玩了。每次有人受伤,刘的母亲都会原谅患有多动症。刘的母亲从来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过和他的妻子。首先,他们很忙。其次,她认为这是一件小事。

江海三岁时被送到最好的双语幼儿园,但他不喜欢上学,也不喜欢幼儿园里有趣的课程,如唱歌、跳舞和画画,但他只是喜欢打孩子。老师去父母那里呆了三天两夜。起初,刘的母亲对江永和他的妻子保密,直到把一个同学打死,江永和他的妻子被叫到幼儿园。但当时他们也没有引起注意,认为这孩子还年轻,打架不是件大事。

江勇的建筑公司在同一时间内有多达八个项目,生意非常好。江勇还考虑让刘回家做个全职

一方面是玩坏了儿子,另一方面是生意兴隆,夫妻俩最终选择了做生意。那时,离刘福退休只有三年了。他们想利用刘福的工作时间承担更多的项目,赚更多的钱。在他们看来,孩子们还年轻,他们会长大的。直到警察赶到,江勇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江海六岁时,江永送他去了一所贵族寄宿学校。学校的管理非常严格,老师每天放学后都监督他的作业。江海刚进学校的时候不习惯,但是他没有手机,学校也不给他打电话。他不得不遵守老师的纪律,但他仍然不喜欢学习,而且他的成绩总是班上最低的。

就像在幼儿园一样,江勇仍然经常在学校打架。当时,公司的几个项目正处于关键时期,所以每次老师打电话请家长来学校交流时,江勇都会让司机代他去,他也是每个周末接江勇的司机。

司机是山东人。他和江勇同龄。他也很高。他的名字是司机。他实际上是江永的宝贝。他到处都是江湖土匪。江海和司机的长期接触也有江湖的味道。

江海十岁时,刘福很快从建筑设计学院退休,公司以前的项目基本完成。此外,竞争越来越激烈,利润越来越少。这家人商量着激流勇退。

然而,令他们惊讶的是,刘福在退休前一个月接受了检查。该公司很快被调查。当资产被清算时,该公司的资产达到2000万英镑,并全部上缴。

尽管刘福家族很富有,他还是被判了五年徒刑!“5”家庭经历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姜勇和他的妻子开始把希望寄托在江海身上。但是在那个时候,他们发现江海完全没有希望了。他学会了抽烟和喝酒。周末在家,除了睡觉、吃饭和上厕所,他们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玩游戏,让江永在外面喊破喉咙,不开门。

在那段时间,为了减轻我内心的痛苦,江永每天都用酒精来减轻他的悲伤。江海已经上五年级了,他的学习成绩仍然是班上最低的,但他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喝醉了的江勇经常把江海打死,一边打他一边骂他:“杀了你这个没用的垃圾!”此时,刘的母亲和刘总是挺身而出保护,生怕他真的被江永杀死。

一年后,江勇申请了一家大型建筑公司的工作。因为工作的原因,他经常不得不去深圳出差。为了照顾家人,刘在她家附近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同时,江海被电脑分配到他家附近的一所中学上初中。也许是因为家庭的突然变化,他开始努力学习,成绩从倒数第一升至倒数20。家长会后,江勇第一次摸了摸儿子的头,表扬了他。晚上吃饭时,江海向每个人承诺,他将从现在开始努力学习,长大后拯救蒋家。

那天晚上,和刘很开心地睡到半夜。家人认为江海会像他承诺的那样越来越好。然而,几天后,江海在学校打了另一个人。这一次,他们直接打断了同学的腿,因为同学在学校说江海的祖父是个罪犯。

江勇低着头站在校长办公室里,江海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错误,说这个同学应该被打。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警方介入了调查,七名学生报告说江海对他们进行了严厉或轻微的殴打。后来,班上挨打的家长集体去学校要求解雇江海。没办法,姜把的海带带回了家。回国后,江海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遭到江永的毒打。这一次刘的母亲和没能保护好他。

随后,江海搬到了另一所教学质量差得多的私立学校。

从那以后,江永打破了锅,打破了秋。他不再关心他的学习了。这对夫妇也放弃了拯救h

江勇不喜欢他的弟弟,因为他的父母从他出生起就一直忽视他。最重要的是,自从他出生以来,他的生活费用减少了,零用钱也减少了,这让他非常不开心。他不喜欢家人围着弟弟转,尤其是弟弟背诵唐诗,受到全家人热烈的掌声。

悲剧发生的前一天晚上,刘正在客厅里教读唐诗。江勇几次向母亲要生活费。当时,他请了几个同学去看电影,急着要出去。刘告诉他先出去,理由是他和他哥哥一起学习。后来,他会把钱放在房间的桌子上。

江勇晚上12点钟回到家,桌上没有钱。姜鼓起勇气踢开刘的房门,向她要钱。刘在睡梦中含糊地说:“我和你哥哥看了一晚上书,都忘了。我明天早上给你。”

江勇不得不回到自己的房间,但他无法入睡。刚才电影中的场景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回顾过去的三年,自从弟弟出生后,父母的身心都在弟弟身上。他非常生气,转身打开门,径直向弟弟的房间走去。可怜的三岁大的江涛还没有来得及哭。

江勇平静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从里面锁上门,合上衣服睡觉。桌上的闹钟显示现在是凌晨一点。

刘早上六点醒来,去了的房间却发现了悲剧,于是第一幕发生了。

7

江海被传讯的那天,当他被问及犯罪动机时,江海哭着说:“我之所以来到这一天,是因为我小时候父母很少关心我。起初他们心里只有钱,但后来他们只有弟弟。他们把全部身心都放在赚钱和弟弟身上。每次回家看到父母和弟弟的柔情,我都觉得很难过。事发当晚,我喝了一些酒,一时冲动犯了一个大错误。现在我意识到了我的错误,并请求法庭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一向傲慢的江海在公众面前跪了下来。

最后,江海被判20年徒刑,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监狱生活。

六个月后,有人看见江勇出现在精神病院。45岁的时候,他弯下腰,灰白的头发被风吹得像一堆杂草。他嘴里不停地说:“我不是杀人犯,我不是杀人犯……”(标题:《谁是真凶》,作者:Security 2020。发自: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不要重印)

点击屏幕右上角的[关注]按钮,首先观看更多精彩的故事。

友情链接:
赤洲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demok.com 技术支持:赤洲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