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用文字状写一座城市的意义
  
  来源: www.ndemok.com 点击:1524

你如何评价你的城市?如果这是我的家乡,我可以写下童年的记忆,年轻的烦恼和街头美食。如果你只在国外生活一段时间,从日常生活开始,这也是一个描绘城市一角的捷径,可以还原和详细总结一切。

张爱玲曾经说过一段话,大意是我们的人生经历往往是第二轮。我们总是先看大海的照片,然后再看大海。先读爱情小说,然后了解爱情。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理解和到达一个城市之前,看看别人写了什么,感受一下这个城市的不同观点和视角也是很有趣的。

程教授在《文化随笔集《山围故国:旧闻新语读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7月出版)的介绍中,解释了他与南京的渊源和距离。对长期居住在南京的程来说,他与南京的距离是非常微妙的。他的观点既遥远又守旧,这就是“异乡”与“故乡”的区别,“当下”与“历史”的距离。在日夜与城市相处之后,有一些“新词”慢慢成长,熟悉而温柔。

是“新词”和“旧新闻”确立了《山围故国》独特的城市叙事态度。郁达夫写北平时,痴迷于“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鸣,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这是都市文学叙事中具有明显老医生气质的田园梦。在《长恨歌》,王安忆写了老上海的小巷、闺房、梦和影子,写了一个女人的史诗和命运。她想服务的是,“这个女人只是这个城市的发言人,我想写的是一个城市的故事。”

这也是一个城市叙事。程不再写小感情和风景,也不再描述这一刻。这不仅是文学史家近乎本能的写作习惯,也与南京这座文学性与历史交融的独特城市非常接近。《山围故国》的两行主题,“新词”和“旧新闻”不再是二元对立。他们相互融合,有着非常不同的气质,各具特色。作者使用了大量的时尚词汇来塑造和平衡“新语言”的气质。“旧闻”能更好地反映《山围故国》的性格和精神。书中所涉及的人物都是作者从专业考证的研究成果中搜出的“余料”:帝王将相、失意文人、官场浮沉的小官、历史转折关头的“小人物”。所有这些都是从浩如烟海的历史书里抢救出来的。有细节、故事、温度、起伏和名人。文章虽然“短”和“小”,但却能生动地感受到中国古代纯洁、英俊、轻盈的情感。

例如,程在提到萧静墓石刻、“鬼脸镜”石城、古林寺、古林公园等时,既没有按照传统去描绘景区的美景和四季的变化,也没有描绘个人的城市旅游心灵。作者用“小历史”的手法讲述了许多“老南京”从细节角度可能不知道的南京故事和历史传说。城市景观的过去生活可以作为一个切口,由作者耐心地探索、质疑和分析,了解细节,添加真实的细节,调动逻辑推理和接近历史的精神。

同时,“小历史”可以更好地推动文本突破时空界限,从过去走向现在。如果《山围故国》中有任何地方城市文学被扩展和标记,那么它将只是文本中的空间和不同维度的空间重叠的可能性。在《山围故国》的叙述中,时间和空间是反复强调的主题,“今天人们看不到古代的月亮,而这个月跟随了古代的人们”。程张灿正在用他的脚步测量这座城市,但是笔尖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并且可以还原历史长河中此时此地发生的一切。“小史”展开的都市叙事不仅是“旧闻”的载体,也是对中国古典诗学的生命情怀和普遍意识的有效补充。歌词出人意料,回味无穷。

《山围故国》礼物

与古今相比,这种变化必然是历史车轮下的城市化以及城市化进程本身所提供的全新的生活体验和文化体验。回到《山围故国》可能是非常积极的,例如,悠闲地谈论过去,讨论现在,澄清城市的“小历史”和“小轶事”;或者这不是价值判断,这只是一个客观的描述,就像《“戏说”明武宗下江南》,有各种版本的电影和电视剧描述江南的史诗,但没有人进一步探讨“皇帝在南京做了什么”。一切都戛然而止。在被媒体和娱乐产品渲染后,这不得不被视为现代社会的一种独特现象。从这个意义上说,《山围故国》的背景色是辩证的、深思熟虑的。它不仅有对中国古代的感伤记忆,而且充满了对科技创新的现代生活的期待:用现实来克服虚拟,用历史现实来消解娱乐的浮沉,用文字来书写城市的意义。

(作者:金,书评人)

友情链接:
赤洲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ndemok.com 技术支持:赤洲新闻网 | 网站地图